当前位置: 首页 > 融资路演 > 万能的基金子公司:顶层设计缺失

万能的基金子公司:顶层设计缺失

1331

在江湖上混道不足半年的基金子公司几乎把信托公司的招式全“学会”了。记者调查了解到,现在的基金子公司几乎是万能的,向房地产、政府平台开展委托贷款项目,杀入股权质押市场,染指小额信贷、租赁资产等。

万家基金子公司参与上市公司沈阳机床定增,一举跃居沈阳机床第二大股东,这令基金子公司再次成为市场热议的话题。

不管是券商、信托或者是保险资管,碰到难以开展的项目,就会反射性地疑问“不知道基金子公司能否做”。

“我们也递交了基金子公司的申请,一个多月过去了,还没有消息。”在4月初还表示不涉足子公司业务的深圳前海开源基金也终于耐不住市场的诱惑,自成立以来该基金公司尚无发行任何产品,“第一只产品想放在子公司来做。”前海开源基金一高管向记者透露。

万能的子公司

5月13日,沈阳机床非公开发行公告曝光了基金子公司的新业务模式:万家基金子公司万家共赢以其旗下基金专户产品万家睿祥资产管理计划认购沈阳机床1.1亿股,持股比例达14.37%,一举跃居公司第二大股东。这并非基金子公司参与上市公司定增的首个案例。早在4月下旬,华夏基金[微博]子公司——华夏资本就斥资2.5亿参与京能热电的定向增发。

2012年11月14日,是第一批基金子公司诞生的日子,距今仅6个月的时间,基金子公司的数量已跃升至27家,业务也是遍地开花,从最初的通道类业务,慢慢开始在融资缺口大的房地产领域、政府平台施展拳脚,并逐渐在定向增发、股权质押等二级市场争夺蛋糕。

其中业务凶猛者如万家共赢,其自1月29日获批以来至今,4个月不到的时间已推出十多项专项管理计划,涉及房地产融资、上市公司股权质押、定向增发、通道类业务等,其中万家共赢蓝光COCO金沙二期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万家歌斐新城一对多资产管理计划、万家歌斐杭州万科一对多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万家歌斐阳光城二期一对多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万家歌斐阳光城三期一对多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万家歌斐阳光城一期一对多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万家共赢-海西1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等专项计划几乎全部投向了房地产。

长安基金子公司长安资产内部人士获得的一份内部资料显示,长安资产业务模式主要分为八大类:投资票据资产专项计划、同业存款专项计划、同业存款转一般存款专项计划、同业资产或信贷资产投资专项计划、委托贷款投资专项计划、收益权投资专项计划、收益权(受益权)买入返售专项计划和降低银信合作规模专项计划。

目前,基金子公司俨然成了金融圈的“万能贴”。

“现在各种各样的业务都会找上门,信托、券商资管、保险资管不能做的,这时大家就会想到我们。”前述长安资产内部人士显得开心而又无奈。

顶层设计缺失

“我们也向证监会递交了基金子公司申请材料,已经一个多月了,仍然没有消息。”上述前海开源基金高管向记者透露,而4月初他还对记者表示,公司将专心做好母公司业务,短时间内不会考虑设立子公司。前海开源终究是经受不住市场的诱惑,也开拓了基金子公司梯队。

“不过前途仍然未知,还不知道能否批下来。”上述高管对于能否获批感到忐忑不安。

据前述高管向记者透露,尽管前海开源决定成立基金子公司,但在人员配置、发展方向等方面均没有明确规划。“人员配置方面,就是把公司原有的专户团队划拨到基金子公司,业务规划还没想,就看看现有的人能做什么样的事吧。”

像前海开源基金一样匆忙上马基金子公司的并不在少数,据记者调查了解,有些基金子公司尽管成立了,但依然没有业务,被市场人士称为“僵尸公司”。

基金子公司匆忙上马、业务“草莽”发展的背后是对其发展趋势和核心竞争力缺乏顶层规划。

“资本都是逐利的,基金子公司看到了监管带来的类贷款业务机会,再加上做其它主动管理业务,难度大,波动大,难以保证收益,所以大家以类贷款为突破口,也是可以理解的。”深圳一证券公司投行部老总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但是,如果基金子公司只着眼于挣简单钱、快钱,不培养自己的综合竞争力,就会像 PE一样,市场一变就完蛋。

“基金子公司要多想想,监管带来的套利机会没了,该怎么办。”上述深圳证券公司投行部老总告诉记者。

风控密咒

“现在基金子公司所做的业务和信托公司形式上很类似,但风险差异性很大。”北京一资深信托产品研发经理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注册资本金最低2000万、最高不超过1亿元的基金子公司如何媲美信托公司的“刚性兑付”,问题是素有刚性兑付之称的信托还频频爆发兑付危机。

5月2日-23日初始销售的 “新东吴优胜-万顷良田项目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就涉嫌违规。据销售材料显示,该专项管理计划由东吴基金[微博]子公司新东吴优胜发起设立,向江苏省的镇江新区经济开发总公司进行债权投资,镇江新区财政局出具承诺,若资产管理计划到期时,镇江新区经济开发总公司未能偿还资金及收益,镇江新区财政局将安排资金代为偿付。

而根据国务院下发的相关文件,镇江新区财政局的承诺属于无效。一旦项目发生风险,到底谁来兜底?

“理论上来看,除非有明显失职与故意,不然基金子公司是没有责任的。即便专户子公司有责任,也到不了基金公司本身。”前述深圳证券投行部高管告诉记者,换句话说,一旦项目出事,债权人可能得独自埋单。


文章来源地址: http://www.fengxiantouzi.org/rzly/1615.html

声明: 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请及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本网站对此声明具有最终解释权。